广州美亚股份有限公司-1945年重庆谈判, 毛泽东为何能全身而退? 蒋介石: 毛泽东不能成事
你的位置:广州美亚股份有限公司 > 产业公司 > 1945年重庆谈判, 毛泽东为何能全身而退? 蒋介石: 毛泽东不能成事
1945年重庆谈判, 毛泽东为何能全身而退? 蒋介石: 毛泽东不能成事
发布日期:2022-05-03 10:37    点击次数:133

原作者杰瑞哥侃历史

1945年10月8日,国共重庆谈判即将结束。国共双方代表在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大礼堂参加欢送晚宴,大家觥筹交错,推杯换盏,气氛十分热烈。

晚上八点,正当会场氛围进入高潮时,一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匆匆步入会场,只见这名男子走到中共代表周恩来身边对其低声耳语:“今天下午六点,办事处秘书李少石从沙坪坝回红岩村途中,不幸被人刺杀,医院没救过来,人已经遇难了。”

李少石与妻子、女儿

周恩来听后心中一震,这位李少石秘书是国民党元老廖仲恺的女婿,更重要的是,李少石外形与周恩来极为相似。

周恩来紧张了,难道这是一起针对他的谋杀?是不是意味着国共重庆谈判有着其他猫腻?如若今天凶手杀害自己未遂,那明天他们暗杀的目标会不会是毛主席?毛主席和我们这些中共代表们能平安返回延安吗?

他简直不敢往下想。

随即,周恩来已经没有了参加欢送会的心情,他平静地离开了会场,找到负责治安警卫的国民党宪兵司令张镇,向他提出严正抗议。然后,周恩来一面命令警卫员加强对毛主席的安全守卫,一面又催促国民党当局迅速破案。

虽然此事并没有产生更为严重的后果,但这起突发事件可把周恩来吓得不轻,足以说明重庆谈判实则危机重重。

毛泽东和周恩来

1945年8月,日本法西斯宣布投降,抗日战争胜利结束。

全国人民欢欣鼓舞之余,紧接着就有了一个问题摆在面前:将来的中国,路要怎么走?

为此,重庆的蒋介石便直接向延安连发了两封电报,请毛泽东赴渝“共商大计”。

毛泽东一开始是授意周恩来去谈的,但很快,蒋介石的第三封电报又来了,执意要求让毛泽东亲自去谈。不仅如此,就连三十年前第一师范的老校长张干都给毛泽东发了电报,叫他“应召赴渝,幸勿固执”。

毛泽东把所有人都召集到一起,先是很不高兴地对周恩来说:“不是已经告诉他们,让你去谈吗?怎么还来电报?”

周恩来说:“主席,人家点名要你去。”

毛泽东说道:“委员长下了请帖,这是将我毛泽东的军,看我敢不敢赴他的鸿门宴哦!在座诸公,如何是好?”

首先说话的是彭德怀,彭大将军一上来就很直接:“跟国民党有什么好谈的?要打就打!”

毛泽东在延安机场

刘少奇也说:“如果主席不去,他们一定要大造舆论,说共产党打内战。”

林伯渠果断地说:“蒋介石根本就没有和谈的诚意,他是在摆鸿门宴,主席绝不能去!”

周恩来说:“蒋介石这个人从来不讲信义。西安事变时我们力主放了他,然而好意送他回去的张学良,直到今天还被蒋介石关押了八九年。当然,他现在提出谈判,我们是不能拒绝的......主席到底去还是不去,一定要慎重决定。”

这时候朱德突然说:“我同意主席去!”此言一出,在场所有人都陷入了惊骇。朱德看了一眼大家便补充了一句:“不过,在主席去的同时,我们则要准备打!大打!”

朱德表示,谈是一定要谈的,但我们必须立足于打!刘邦和项羽就谈过,还划了什么楚河汉界,最后还不是打了起来!......不打而求和平,历史上从来没有!主席一旦去了重庆,舆论就会站在我们这一边。

经过多方衡量之后,毛主席决定还是要去重庆和老蒋谈谈。

毛泽东和周恩来准备去重庆

毛主席要去重庆谈判的消息传遍了延安,所有人都为之惊讶,纷纷劝他千万不要去重庆,很多人都说这明摆着是鸿门宴。

面对种种劝说,毛泽东也只是笑笑:“这俗话说,办酒容易请客难。人家三请我,我还能不去么?”

毛泽东还说:“去重庆危险肯定有,不过我看也不大。”

话虽这么说,但毛主席的安保问题是绝对不能忽视的,因为重庆是国民党陪都,到处是特务,遍地是黑帮,毛主席万一遭遇不测,后果难以想象。

想想三国时期,曹操和刘备煮酒论英雄,他对刘备说:“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这句话当时就把刘备吓得够呛,因为曹操这种人是绝不会允许一山容二虎的,所以刘备很担心自己被曹操杀害。

但好在刘备后来顺利逃脱了。

煮酒论英雄

不过,毛泽东会不会有刘玄德那样的好运气,也能顺利“逃脱”呢?

在赴重庆谈判之前,为了安抚众人心,毛泽东还在政治局会议上说:“我们要充分估计到蒋介石逼我签订城下之盟的可能性,但签字之手在我,为了促成谈判,中共可以做出不损害双方利益的让步。”

毛泽东随后又笑了笑说:“如果这些还不行的话,那么城下就不盟,我准备坐班房。”

虽说是谈判,但国共双方都做好了开战的准备。

重庆谈判前,中国共产党刚刚结束了在延安召开的中共七大,与会的高级将领们都还没有离开延安,蒋某人要谈判的电报就到了。

为了避免蒋某人在谈判期间用兵,而我军各部又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毛泽东做了一生中最大胆最冒险的决定:让刘伯承、邓小平、林彪等中共高级将领,同乘一架飞机从延安到山西长宁机场,然后他们各自回各自的战区,这样就可以大大缩短时间。

中共二十多名高级将领坐飞机从延安回长宁

上天保佑,这些将领们都平安到达之后,毛泽东心里的石头也算落了地,总算不用担心老蒋在谈判期间用兵了。明显这次谈判就是个幌子, 安阳亨通路业有限公司毛泽东去重庆的第一要义甚至都不是谈判成功,而是能否全身而退。

其实毛泽东已经猜透了蒋介石为啥邀请自己去重庆谈判,无非就是想为自己捞一些政治资本,以展现他蒋委员长“爱好和平的美德”。你要是不去,说明你不爱好和平,蒋某人料想毛泽东不会去,到时候就可以借着媒体舆论大做文章了。

没想到毛泽东真的要来了,老蒋第一招计划失败,只好向毛泽东致电:“顷闻先生可偕同周恩来先生同时来渝,至为欣慰。兹派张部长文白偕同赫尔利将军于明日乘专机来延速驾,特电先闻。”

毛泽东准备飞赴重庆谈判

1945年8月28日,毛泽东飞抵重庆,立刻就在重庆引发了“毛旋风”。中外记者蜂拥而至,有的递名片、有的报姓名、有的提问题,有的抢着和毛泽东握手。现场秩序差点崩溃,就连前来迎接的各民主党派代表也被挡在了后面。

一开始,毛泽东和周恩来是被蒋介石安排住在蒋介石的别墅林园下榻的,后来出于安全考虑,周恩来把毛泽东安排住在了红岩八路军办事处居住。国民党代表张治中将军看到红岩地处郊区,同各界人士交往不便,于是便主动腾出自己的住所“桂园”供毛泽东使用。

毛泽东真的来重庆了,蒋介石为了聊以自慰,于是在日记本里写道:“毛泽东果应召来渝,此虽威德所致,而实上帝所赐也。”蒋介石用“应召”、“威德”四字,将自己以统治者自居,高高在上的心态表露无疑。毫无疑问,他已经将共产党视为臣民了。

以谈判为借口把毛泽东扣押在重庆?不好意思,他蒋某人还真的这么想过。

蒋介石

不仅如此,老蒋还在日记里对中国共产党好一顿埋汰,罗列了共产党足足十几条“罪状”,他还说:“如果我不拘留毛泽东并加以审讯的话,怎能对得起那些死去的‘烈士’?”

但事与愿违。

自从毛泽东答应去重庆谈判的消息传开,不仅国民党军政界炸了锅,就连美苏两国也是高度关注。此等连锁反应对毛泽东来讲是很有利的,这样一来蒋介石顾虑的问题就多了,大大增加了扣押毛泽东的风险。

美国和苏联对毛泽东赴重庆谈判也是各怀鬼胎。作为苏联的领袖,斯大林自然不希望毛泽东被蒋介石扣押,他希望毛泽东可以牵制住蒋介石,不能让国民政府成为美国的马前卒,损害苏联在远东地区的利益。

而美国呢?同样也希望毛泽东在重庆能平安无事。蒋介石万一要是作死,趁着谈判把毛泽东给扣下了,斯大林绝对会认为是美国人授意的,到时候美苏两国的关系可就不好说了。

二战刚刚结束,美国人才不会傻啦吧唧地又去招惹苏联。

毛泽东和访问延安的美国代表团握手

蒋某人毕竟是人菜瘾大,被美国人和苏联人处处掣肘。毛泽东在重庆出了事,美国人立刻就会摆出一副“不关我事”的样子,国军的军事援助那就别想了;苏联人呢?他们要是得知蒋某人胆敢扣押斯大林的革命战友,那他老蒋就别想要回东三省,毕竟人家还占着那块地儿呢!

况且,当时共产党已经拥兵120万,就是民兵也有220万,解放区面积有100万平方公里,人口近一亿。如果老蒋扣押毛泽东,那不是逼着毛泽东和他打吗?那时抗战刚刚结束,人心思安,和平呼声日益高涨,国共双方谁打第一枪谁就会成为众矢之的,就是把屎盆子往自己头上扣。

扣押毛泽东?他蒋某人或许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因此,毛泽东觉得重庆虽是龙潭虎穴,也很值得闯上一闯,他离开延安前对党内的同志们说:“我到了重庆有可能会坐班房,这样也好,可以借这个机会多读读书。”

同时他还笑着对刘伯承、邓小平等人讲:“你们要给我好好地打,在战场上你们打得越好,我在重庆就越安全。”

毛泽东和朱德

毛泽东对重庆这个龙潭虎穴处之泰然。蒋介石没料到,毛泽东来重庆后一点也不低调,居然异常活跃,会客访友如鱼得水,答记者问更是妙语连珠,重庆各界人士无不对其心悦诚服。蒋介石本想在重庆好好压一压毛泽东的锐气,但没想到毛泽东的风头完全盖过了自己,其人的风度翩翩、政治家和文人的神采魅力尽显无疑。

值得一提的是,就连蒋介石的儿子蒋经国都拉着毛泽东要合影,只因其《论持久战》被蒋公子拜读八遍,之后蒋公子便对毛主席佩服得五体投地。

好好一个重庆谈判,活生生地变成了毛泽东专属粉丝见面会。这使得蒋介石政府之前对毛泽东及共产党的妖魔化宣传不攻自破,而且被破得干干净净。

蒋介石完全明白了,毛泽东来一趟重庆就把自己的威望盖得一干二净,连蒋经国都成了毛泽东的小迷弟。现在要是毛泽东出了事,别说重庆这么多媒体记者,恐怕就连自己的儿子都会和自己断绝关系。

蒋介石、宋美龄和蒋经国

重庆谈判的过程很艰难,共产党方面正式向国民党方面提交11条谈判要点。其中包括拥护三民主义、拥护蒋介石的领导地位、惩治汉奸、停止武装冲突,还有承认各党派合法地位等等。

另外,共产党领导人对负责“调停”国共矛盾的美国总统私人代表赫尔利提出五点协定草案,主题就是将国民政府改组为包括各党派在内的“联合政府”。

赫尔利满心认为共产党既然提出了“联合政府”,就意味着国共矛盾调停成功了,于是便兴冲冲地拿着草案找蒋介石,满心认为自己这次回华盛顿绝对会受到总统的褒扬。

但蒋介石给他的却是兜头一盆冷水。老蒋的态度就一句话——国民党绝不可能与共产党相提并论,什么“联合政府”更是痴心妄想!

赫尔利这才知道,重庆谈判就是老蒋导演的一场政治大戏。“调停”国共矛盾,比自己想象得要棘手多了。

反正能让步的,共产党都做了让步,但这位蒋委员长根本不打算善罢甘休。

毛泽东和周恩来在谈判现场

在老蒋看来,最关键的问题仍然是军队和土地,共产党要不要进行区域自治?要自治多少土地?手里要不要有枪杆子?要有多少枪杆子?——这也是重庆聚集的新闻媒体最关心的。

在解放区方面,共产党提出要由共产党人担任山西、山东等五个省解放区所在地的省主席,担任解放区广为分布的广东、湖北等六个省的副主席,以及北平、天津、青岛、上海四个特别市的副市长;而国民党则只允许共产党参与政府,需要获得国民党的认可后才能在政府任职。

至于军队的问题,共产党建议将解放军整编成16个军48个师,但国民党坚持解放军最多只能保留12个师。

那这要怎么谈?这还如何成立“联合政府”?虽说是和平谈判,但这老蒋明显对共产党有很强的威逼味道。

蒋介石(左一)

谈判中发生的种种事情,都能看出蒋介石根本没想到毛泽东真会莅临重庆,他原本想以谈判为借口,给毛泽东安上一顶“反对和平谈判”的帽子。

既然毛泽东来了,那蒋介石就要利用这次难得的会面来摸一摸中共的底;共产党则根本不用借开会摸国民党的深浅。他蒋委员长有多少野心,在这二十多年的革命斗争中早就领教了。

重庆谈判的结果就是:共产党可以在政治上让步,但在军事上不肯让步;国民党则一定要一家独大,不能和共产党平起平坐,而蒋介石又不能在重庆就把毛泽东给扣了。

那就只有打了。

谈不谈判的,只不过是为双方准备内战争取一点时间罢了。

毛泽东料定蒋介石不敢扣留自己或让自己“死于意外”,但是陪同毛主席去重庆的周恩来却是为安全问题操碎了心。

毛泽东与蒋介石合影

只要毛泽东外出,周恩来都会同车陪同。有次,毛泽东只不过是去原国民政府主席林森那里住了一天,周恩来恨不得带警卫把林森公馆翻了个底朝天。床上床下、桌子椅子,被褥枕头全都要仔细检查,看看有没有爆炸物和易燃品,安保等级之高,就差掘地三尺了。

毛泽东莅临陪都重庆,那是千载难逢的大事,各种招待宴会那是绝少不了的。可每当人们涌上来给毛泽东敬酒时,周恩来直接挺身而出,用他那深不可测的酒量代替毛泽东喝完一杯又一杯的酒。

在那期间,毛泽东还造访了民盟领袖张澜,张澜一落座就跟毛泽东说:“这场谈判明明就是蒋介石演的假戏啊!国共两党谈判,你派恩来先生或是若飞先生赴渝即可,怎能劳动润之先生大驾。蒋介石在重庆摆鸿门宴,他哪里会顾得上一点信义!前几年我告诉过他:只有实行民主,中国才有希望。他居然威胁我,说什么只有共产党才讲实行民主。现在国内外形势一变,他也喊起民主来了!”

毛泽东和张澜

毛泽东哈哈大笑:“民主也成了蒋介石的时髦货!他要演民主的假戏,我们就来他一个假戏真做。让全国人民当观众,看出真假,分出是非,这场戏就大有价值了!”他还将共产党提出的几项主张向张澜和盘托出。

张澜听罢连声说:“很公道!很公道!蒋介石要是良知未泯,就应采纳施行。看起来,这场戏大有看头!”

1945年10月10日,国共两党经过43天的谈判,终于签署《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即《双十协定》。

就在国共两党签“双十协定”的时候,廖仲恺女婿李少红被杀事件的真相也已浮出水面。

10月8日下午,司机先把柳亚子先生送回他的住宅后,拉着李少石就返回。可当车子开到红岩嘴下土湾时, 不慎撞伤一名叫吴应堂的国军士兵,但司机并未停车。吴应堂的班长见汽车肇事后没有停车,便朝汽车开枪。子弹从车后的工具箱穿过,不幸打中李少石的肺部。

临到谈判最后,居然出了这么一个乱子,这可真叫人惊魂未定。

李少石和廖仲恺的女儿廖梦醒

李少石弥留之际,周恩来在他的床边说道:“20年前,在同样的情况下,我看到你岳父廖仲恺先后遭反革命暗害,其情景犹历历在目,不料如今我又看到你遭到凶杀......”

1945年10月11日,也就是“双十协定”签完后的第二天上午,毛泽东就登上了返回延安的飞机。

这蒋介石说来也真怪,毛泽东在重庆的时候你不敢扣押他,现在人家都回延安了,他老蒋反而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心神不宁地踱步,想来想去也就一个问题:放走了毛泽东,到底是对是错?

蒋介石想来想去想不清楚,于是在他的日记里留下了这样的一句话:

“毛泽东这个人阴阳怪气,绵里藏针,很不好对付。”

接下来的一句话,今天看来就有些嘀笑皆非了:

“我料定毛泽东这个人不能成事,他终究不可能逃出我的‘一捂’(手掌心)!”

蒋介石当时的内心应该很复杂,但他相信以他目前远远超过共产党的实力,即便没有扣押毛泽东也不妨碍他的“党国伟业”。

内战爆发前的国军众将

但毋庸置疑的是,蒋某人显然低估了毛泽东的实力了。

就在毛泽东回延安后的1945年11月,他的一首词突然发表在了重庆《新民晚报》上,正是那首很多年后仍然要求全文背诵的《沁园春雪》。

原来,就在毛泽东还在重庆逗留时,老友柳亚子曾来他的住所探望,柳亚子一见面就写了一首诗赠给毛泽东。毛泽东没有即兴赋诗回赠,而是把自己1936年在陕北写的《沁园春雪》赠给了柳亚子,还称这是“游戏之作,殊不足为青年法”。

谁知柳亚子对《沁园春雪》情有独钟,每每客人到访之时,他总会拿出此词与朋友鉴赏一番。然后,这些客人中就偏有那有心之人,默默将毛泽东此词暗中记下,传抄于重庆坊间。自此,《沁园春雪》便在重庆一传十十传百了,就连《新民晚报》副主编吴祖光先生读后都不禁拍案叫绝,随即刊登见报。

毛泽东和柳亚子

如此绝唱诗词,蒋介石同样拜读过,当他读到“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时,顿觉毛泽东野心极大,于是便对自己的“文胆”陈布雷说:“我看毛泽东野心勃勃,想当帝王称王称霸,想复古,想倒退。你赶快组织人,写文章批判他!”

之后,据说陈布雷征集了几十首《沁园春》词作,却没有一首能与毛泽东的《沁园春雪》相提并论。

也许此时,蒋某人有点后悔放毛泽东回去了。

几年后,经过一番血与火的考验,中华民族终于浴火重生,凤凰涅槃了。

(全文完)

AAB

相关资讯